回来更文_(:з」∠)_,咸鱼太久不敢冒泡

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

隔阴阳(下)

一起发提示说有敏感词>_<,所以分了上下

(四)

祭文言辞恳切,烧来的物件也精致,初来到这“别院”时,公孙同地下负责此事的同僚确认再三,才知晓这是故交为自己另立的,住了两天难得舒服,

那时便觉得同那人作伴应当十分享受,刚习惯做鬼的他,甚至有些想还阳。

看着那人指尖落在自己灵位的名字上,虽然不应调侃,但公孙的心情犹如被吃了豆腐一般,也不好说人家是“登徒子”,索性心安理得地接受他的供奉。

后来公孙慢悠悠看到自己入仕之后的事情缘由及读了几封书信才知道,故友姓仲,名堃仪。都怪前些年书信祭文太多,满筐满筐的大多不值一看,司命亦劝解他,要慢着些看自己的一辈子,要不怎么捱过地府无尽的年...

隔阴阳(上)

钤堃/堃钤    OOC  

emmmm很混乱,慎入


(一)

商铺林立,瓦舍中杂技、说书等种种戏艺昼夜不休,往来游玩者络绎不绝,这楼阁遍布的繁华景象乃地府街市一景,好似花花绿绿的人世间。

香甜诱人的月饼出锅,公孙钤信步走到糕点铺子之前,人间将近中秋了,地府的鬼也依着生前的习俗过节,公孙估摸着到那天供奉给他的月饼得按筐算,胃口消减大半,但仍照顾着铺子的生意,每种口味来两个回去府衙内分给众人吃。

铺子主人是一对老夫妇,原先在孟婆后厨打杂,后来出来搭伙过日子,不得还阳又暂不得投胎的憋屈鬼千百年来在地府积了不少,都是一笔糊涂账。这些留守的鬼落地生根...

天璇朝臣助攻纪实(慎入)

乱用成语的文盲体

起先,因公孙大人英俊得惨绝人寰 ,同僚们朋比为奸,认为吾王必须以貌取人,没想到给王上干了几个月活,吾王连公孙大人的名字都不知道,一时间大家呼天呛地,哀鸿遍野。

 但自从公孙大人登堂入室,王上一扫颓废,渐渐趾高气昂起来,二人在朝堂之上一唱一和、笑里藏刀,羡煞旁人。此情此景,众人心生歹念,撮合他们的想法死灰复燃,一发不可收拾,意图将二人一网打尽。

 公孙副相为了邦交友好,殚精竭虑地在列国惹草拈花,吓得同僚草木皆兵江郎才尽,后来吾王得知此事,在一顿唾沫横飞后,公孙副相洗心革面。

某日,公孙大人又双叒叕惹得王上大发雷霆,我们按部就班地落井下石,添...

白露节令 (钤光)

副相假死,以霍光身份陪伴陵光,然后玩脱了

凉风白露愁先觉

露水清凉,已入仲秋,阵阵微风吹着陵光身上的单衣,丝丝凉意衬得他单薄的身形更加落寞,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来人将一件披风裹在陵光的身上,熟悉的温存体贴使陵光有一瞬间失神。

“微臣霍光参见王上。” 语气平静,似乎并不觉得之前逾矩的动作有何不妥。

陵光回过神来,看着保持着行礼姿势的霍光,说道:“左相大人起身说话吧”没等霍光开口,陵光直接问:“爱卿这时进宫,可有什么紧要的事。”

“并没什么事,只是担忧王上赏月忘了时辰,今天是白露,夜里头渐渐凉了……”

“夜深露重,爱卿也早些回去吧。”陵光打断道,语气间是说不出的疏离。

霍光...

中元夜看月

钤堃/堃钤  OOC

我又回来辣大家眼睛了

 

四孟逢秋序,三元得气中。黄昏时分,仲堃仪命人布置了一番凉亭,撤去一面帷帐欲对月饮酒,几个学生不敢熬夜早早去休息,留下仲堃仪在亭内煨酒自饮。

明云惨淡,寒月凄清,仲堃仪觉得着实无趣,心下怅然。

忽而布帘掀动,一道人影飘悠悠落在凉亭内,来人峨冠博带器宇不凡。

有人不请自来,仲堃仪定睛一看,诧异道:“你怎会在这儿?”一时间,连一声公孙兄都忘了称呼。

“看着仲兄独自一人,怕你贪杯伤身,特来望月对谈。”公孙知仲堃仪酒量,一看就知他喝了不少,有些揪心。

仲堃仪带着三分醉意,缓缓说道:“时局纷纭,公孙兄所在的天璇…...

鹊桥驻均天办事处

值此七夕佳节,本公司秉承用心做事,玩命撮合的精神拒不吃药,竭诚为广大客户服务,下面得意地分享几个可以载入公司发家史的经典案例。

 

首先第一位客户,天玑上将军齐之侃,他的问题如何在方方土不在床底的时候打造和王上二人世界的浪漫氛围。

我们给出的方案:拆屋顶,造雨景

复杂程度:1.5颗星

理想场景:小齐和蹇宾执手深情对视,任何词句都无法表达彼此心情的时候,一阵瓢泼大雨,二人便可一起壮烈的淋雨,这时候齐将军就可以帮衣服湿透的王上遮挡,彰显男友力Max,我们的音响组会适时播放BGM,这时候情绪一上来,摄影组随便拍拍都能剪出影史上最浪漫的情节 。

1.为什么要拆屋顶?...

祝有情人长相厮守❤️

月光宝盒(七)

无节操恋爱脑,OOC预警

过渡段,可忽略,求轻拍    QAQ

 

早在公孙还是丞相府幕僚时,陵光一个月往相府跑三十几趟,一用膳就给自己夹菜,歇完午觉给自己倒茶,吃水果王上给削皮,吃坚果又包管去壳。虽然自己算是随王伴驾,不过却是王上一刻也离不得自己,眼中也似有无限深情。公孙不知自己怎么就得王上青眼了,自然是疑惑难消,但偏偏愿意纵着王上做出格的事,也算一个愿打一个愿捱。

后来出使天玑回来,一下得知王上“病了”,不知为何,登时心急如焚。后来陵光一席情真意切的话,解释了王上存着的心思。公孙倒是没怀疑过陵光,只是也叹造化弄人,两人本是共同进退,如今王上自...

1 / 8

© 圆头圆脑 | Powered by LOFTER